哈尔滨火车站 - 哈尔滨铁路网 - 哈尔滨站网 - 沈阳铁路网 - 沈阳铁道网

哈尔滨火车站 - 哈尔滨铁路网 - 哈尔滨站网 - 沈阳铁路网 - 沈阳铁道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哈尔滨铁路局 >

暴力拆迁强行占地 哈尔滨“黑势力”残害百姓

时间:2014-06-19 13:51来源:用户上传或自动收集 作者:用户上传或自动收集 点击:
暴力拆迁强行占地 哈尔滨“黑势力”残害百姓 ----------------...

“一个年仅12岁的小女孩左腿被打折;一个刘姓人家儿子头左髂骨被打骨折,儿媳妇膝盖骨骨折;一个还在房子里的人被推倒的房子木料划破肚皮。在随后不断的暴力侵害中,有人手指被打折,有人被刀刺伤,有房屋被浇上汽油放火,不管屋里有没有人,铲车就强行推房……”这是记者近日接到的一份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控诉材料”上所写的内容。这份上面有20多名群众联合签名的材料写道:自2005年1月开始,当地因为拆迁纠纷被打伤的居民有几十人,被砸毁的房屋不在少数,居民损失的财物更是无数。

2006年4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赶赴哈尔滨就此事进行调查采访。

打手行凶数十起,

百姓告状无结果

据了解,沈阳帮家园,这些被拆迁的居民房屋地处哈尔滨市道外区南棵小区(以下简称“南棵小区”),一直是铁路职工住宅区,有近3000户居民,2004年12月16日开始拆迁。记者在现场看到,南棵小区大部分已经被夷为平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间残破房屋留在空地上。现场的一位居民向记者介绍,南棵小区由哈铁分局开发,委托哈尔滨市新一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新一公司”)具体开发,搬迁期限为2004年12月16日至2005年3月16日。

“拆迁才刚进行了一个月,还不到截止日期时,暴力拆迁事件就发生了。”在南棵小区拆迁过程中最先被打伤的是家住南棵头道街的56岁工人马俊。他告诉记者,2005年1月20日下午5点左右,他的小卖铺里突然来了四个不明身份的小伙子,一句话也没说就从袖子里拿出铁钳子、铁扳手打他,第一下他用手一挡打破了手,第二下直接打在了他的脑袋上,随即鲜血直流。铁钳子也落在了正在家做作业的女儿的腿上。那伙人打完人后又把马家窗子的玻璃砸了,临走时还说:再让你们不搬走!

此事距今已经一年多了,记者看到,马俊的手上和头上还留有疤痕,而他的女儿至今走路还有点瘸。“从当初报案到现在,相关部门仍没有给我们任何说法。而我的房子也在后来被强拆了。”马俊说。

与马俊家相比,相隔两天之后被打的刘金堂家里受伤人数更多,就连碰巧来家里串门的朋友也一并被打伤了。“2005年1月22日,我家里只有儿媳妇和儿媳妇的哥哥两个人,突然进来六七个小伙子,手拿铁钳等物暴打二人。正打时,我儿子从外面带着一个朋友回家了,结果一起被打伤。”刘金堂向记者表示,这些人打完人走的时候还是一句话:谁叫你们不搬家的

“媳妇膝盖骨被打骨折,现在走路还不稳;媳妇的哥哥脑袋粉碎性骨折,现在言语不很清楚;我的朋友脑袋被打破,缝了四十针;我的头也被打骨折。”刘金堂的儿子指着自己头上的伤疤告诉记者,他们总共已经花了十多万元医疗费,可是凶手目前仍逍遥法外!

马俊和刘金堂家是最先被打的两家,但绝不是最后两家:

据记者了解,2005年5月14日,有近百名身穿迷彩服的小伙子,手持木棒,打伤了当地长宏旅社的两个人,致使其中一人头部颅骨骨折。同时,打人者强拆了20多户居民房屋和长宏旅社。5月24日凌晨,近20户居民房屋被强拆,其中一人在房屋推倒时肚皮被划破;6月4日凌晨,多户居民房屋被强拆;6月10日,几十户居民房屋被强拆,而且拆房者还往其中一家房屋上浇汽油并放火烧屋,后群众打119报警,并抓住了铲车司机;9月29日、10月8日、10月17日、12月20日等日子,均有强拆房屋和打人事件发生。

这些暴力事件有一些共同点:打人者使用的工具基本都是铁钳子、铁扳手、木棒等,进屋一句话不说先打人,打完之后只留一句话——谁叫你们不搬迁的!群众因此认定暴力事件与拆迁有关。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暴力拆迁产生的动因是由于开发商与被拆迁居民之间存在补偿标准的争议和纠纷,有四五百户居民不愿与开发商签订拆迁协议。

一位法律界人士认为:“有纠纷应该按照市场原则进行协调,协调不成可以通过法院审理、判决、执行,而不应该采取暴力手段伤人致残,强拆房屋。”

低价要房不成,改用暴力“抢”地

就在记者往返于各个部门采访南棵小区暴力拆迁事件时,却惊闻哈尔滨市道里区一工地正在发生一起暴力“抢地”事情,而强行进入的一方又是新一公司。于是,记者来到了道里区尚志派出所了解情况,所长何小群接待了记者。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何所长表示要有上级主管部门批准。

就在记者与何所长对话的过程中,突然进来一位情绪激动的女士,质疑派出所为何行政不作为。后经何所长介绍,这位女士正是“工地事件”的另一方当事人——哈尔滨天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鼎公司”)的负责人孙经理。

“大家先期合作后期分开,白纸黑字,协议写得清清楚楚。他们退出也是自愿的,合同上有他们公司盖的章、签的字,这应该是最好的说明。这地明明是天鼎公司的,他们怎么能来‘抢’呢?”孙经理向记者出示了两份协议书介绍说,天鼎公司与新一公司曾于2000年8月24日签订过一份“联合开发协议”,协议约定:天鼎公司负责向市政府申请办理该土地开发与建设的手续;新一公司负责把这块地开发成净地。但是,由于中间进展不顺利,后双方经过协商于2005年7月14日又签订了一份新的协议,约定双方解除上一份协议,新一公司退出该土地的开发和建设,由天鼎公司独自开发。新一公司完成协议规定的相关手续后,天鼎公司付给新一公司前期开发的费用。

“但是,2006年年初,新一公司找到天鼎公司,要求解除2005年签订的协议,并且说不想要前期开发的费用了,而改要未来建好的房子,由于新一公司改要房子并且出价很低,所以我们表示不同意。”孙经理说。

据孙经理讲,天鼎公司于2006年3月28日开始正式施工建设。但刚开始施工两天,3月30日下午两点左右,工地突然闯进来一伙由当地小有名气的、绰号“地包三”的人带领的七八十个打手,提着木棒等物件,把现场施工的工人打出了工地。

天鼎公司报警后,距离工地200米远的派出所派来了两名民警,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接下来的日子里,打人者经常来,有时人多,有时人少,致使工地至今没法开工,工人们不敢来干活。”后经天鼎公司律师多次抗议,十几天后,派出所才把这些人“请”出了工地,抓了几个人,后又放了。

为此,孙经理向派出所提出质疑,记者在现场听到派出所何所长的解释是:新一公司也说土地是他们的,还说这是“经济纠纷”,派出所凭什么抓他们公司派到工地的人。“在公安部门没有查清该土地到底属于谁之前,派出所也不好抓人。”最后何所长表示,公安机关一定会公正处理此事。

针对何所长的说法,记者也咨询了北京一家法律事务所律师。他们认为,从法律的角度,天鼎公司与新一公司签订的第二份合同已经结束了合作开发,这块地的使用和建设权已经完全属于天鼎公司,不存在任何纠纷。新一公司提出修改合同中约定的支付方式,即把现金支付改成实物(房子)支付,应该通过自愿协商谈判解决,谈不成也应该履行第二份合同。合同已经明确约定的不应该视为纠纷,即便有纠纷也应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究竟是谁在雇凶伤人

在南棵小区发生这么多起野蛮、暴力拆迁事件后,当地居民纷纷指责开发商新一公司雇用具有黑社会色彩的打手,侵害群众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为此,记者走进新一公司进行采访。新一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佐凤臣董事长很少在公司,所以没法安排采访。该公司一位男士告诉记者,拆迁的事情新一公司不清楚,因为具体拆迁事宜已经委托给哈尔滨市融胜房屋拆迁公司(以下简称“融胜公司”),后来由哈尔滨市太平房屋拆迁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接手。

随后,记者又对两家房屋拆迁公司进行了采访。融胜公司负责人徐兵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们只是拆迁公司,也就是按照相关政策,组织群众搬迁,办理相关手续。而具体拆除房屋不是他们来干,他们也用不着打人。因此,打人的事与他们没有关系。太平公司的负责人王为先是与记者约好在新一公司的办公室采访,几分多钟后又打电话来表示不愿接受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据群众反映,发生多次暴力事件后,只有极少数人被抓,其他人仍逍遥法外,而且受害人没有得到任何单位的任何补偿。

公安部门如何看待此事?记者向哈尔滨市道外公安分局提出了采访要求,该局政治处的工作人员以需要上级批准和不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哈尔滨市公安局同样拒绝了采访。

受雇打手介绍的情况

在对暴力事件的受害人、开发商、拆迁公司、公安机关、政府部门逐一走访之后,记者通过其他渠道,采访到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但熟悉内情并参与其中一次“施暴”行动的人,他向记者介绍了有关情况。

他说,在南棵小区动迁过程中,开发商相关负责人为了加快拆迁速度,花钱雇用打手进行强拆。因为怕雇用本区的打手们不愿出手,所以就雇用了外区的一个外号叫“高丽”的刑满释放人员,由此人纠集了一伙人前往南棵小区打伤居民,强拆房屋。后来,由于“高丽”等人当时打伤很多动迁户,并且还打折了小孩的腿,引起当地极大民愤,被新闻媒体曝光后羁押在道外公安分局看守所。而在“高丽”被羁押后,开发商又找了另外的打手前去强拆。

该人士还透露,2003年道里区尚志大街西十五道街工地威胁居民的事也是当时的开发商雇用道外区的打手干的,具体人数在20人左右。“一般都是在一个区做事,雇另一个区的打手,这样没人认识,好下手。”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告
推荐内容
广告
广告